一笑何妨

作品存放,日常随记遗留。

少暗/耽美 诚心论佛

少林:释至
暗香:霜兰

人常道,夜路走多会遇鬼。

今夜遇到的,怕是艳鬼。

释至原本手持天枢杖沿金陵小巷夜行,却在一拐角处,发觉左脚被一双冰凉的手箍住脚踝,行动不得。

“阿弥陀佛。”

和尚右手转了转佛珠,终是鼓足勇气就着皎皎月光附身一探。

墙影之中,那人身穿一身漆黑色夜行衣匍匐于地,瞧不出是何门派。

“这位施主,拦下小僧不知所为何事?”

那人却始终没回应。

释至告了声罪,便将其头顶斗笠摘下,意图查探一二。

甫接近便是一股浓烈的兰花香,而后是闪耀可夺朗月光辉的银刃直袭罩门。

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。

是凶名赫赫的午夜兰花。

天枢杖在身前一挡,释至左手佛珠甩出,逼退来人。

这才好好打量暗香面容。

巴掌脸、秋波眉、桃花眼,端...

楚暗/耽美 不得语·暗相思

苏蓉蓉最终作出决定,她跟着南无生离开了中原。


而暗香选择了留下。


尽管当面听到香帅对麻衣教圣女的深情不悔,他也难舍情丝。


他替代苏蓉蓉,继续追随在盗帅身边。


楚留香浪迹到何处,他便枝附影从至哪里。


游金陵、下江南、赴中原。


不求相恋,只求陪伴。


可总有失去盗帅踪迹的时候,那时金陵的熙园便成为了暗香经常流连的所在。


轻烟一缕入梦来。


梦里才有踏月留香。

[霹雳]夜泷箫声

第五章 唯有此途

月漩涡瞬间冲向六祸苍龙,被箫中剑一剑挡下。


两人来往十数回合,剑气在六祸苍龙身旁数丈内纵横。


“看来,真要制住你,才能静下心听我说了。”


箫中剑运起元功,四周飘雪满布。


纵使月漩涡身影消失于众人视线,唯留一抹凄红鬼影,他仍沉心、闭眼、气收,天剑指地,一运天之剑法!


“天意难测!”


月漩涡已然近身,射月铳的子弹冲破剑气向箫中剑飞去。


箫中剑横天之焱在面前将子弹挡开,反弹出去的子弹于空中爆炸。


而浩瀚如烟海的剑气却无法这般实施,月漩涡硬抗之下,神志昏沉,被箫中剑接住。


六祸苍龙对箫中剑的实力更加了然。


“这是...

双秀和弦首的退隐

一、现代版 双秀

眯眼的男人在大厅里静静泡茶,悠闲自得的样子与外围黑压压一片的手下刚好相反。

不过,正是这般气度方能压住一方天地。

蓦地,身着暗紫色西服的他,上睑一抬。

玄的一位高层匆匆而入。

“打扰您了。”

“不妨事,说吧。”

男人犹豫片刻,开口:“底下弟兄做事的时候,没留意被一对儿基佬撞见了。一时着急动了手,发现……”

男人起身。

“发现不简单?哈,人在哪里?”

“在,在屋外。”

男人出门一看,果然是那两人。

穿白衣的那个冲着他笑了笑:“好久不见了,苍。”

金发鹰眼的另一人也点头致意。

二、霹雳版 苍芳 双秀

床榻上的人已经昏睡许...

盘点一下

藕断丝连原无乡,天荒地老素还真,相爱相杀葛仙川

#醉大芳秀#乒地一声,碎坛作响。酒香扑鼻间,只见金发美人,迷离着一双凤眼,歪斜几步,张口欲言又止。而后,缓缓静卧于芳草地上。 

#这不是高潮# 苦境神T倦收天在孤舟一字横救下了被“天疆暴君”牧神袭击的山龙隐秀,怒拉仇恨。这不是高潮!根据视频回放,两人对掌后,居然是牧神退了更多步。依据动量守恒定律可知,倦收天的质量要比牧神大。公开亭记者报道。


#这不是高潮# 霹雳国际多媒体的武打红星倦收天这个月接了十几场高难武戏,都是要吊威亚的。这不是高潮!据小道消息,倦收天的体型依然没变,还是两个原无乡! 

linzuishuxiang道友帮忙写的,很喜欢

苍芳

#六弦之首蒼#缓缓迈步,身后跟着的是和他一样快阖了眼的#倦收天#。“就快到永旭之巅了。”回首见人因失明而造成的一幅呆萌样子,苍无奈地拉着那人小手,瞬移至永旭山顶。 ​​​

微小说

银发白衣人郑重而来,带着银色手套的右手伸入白衣内。只见一物被取出,圆且金黄,散发着扑鼻香气。“烧饼,你的。”

血战版片段

一箭飞来,疲惫的手臂来不及用金剑格挡。只听水晶乍碎之声响起,折射而出彩虹光晕中,染血道冠缓缓而落。金发顿时披散,无风自起。发顶有一丝红迹。 

麻将梗

“我胡了!”只见#倦收天# 推倒眼前麻将。#劍子仙跡# 无奈地解下腰间白玉,道:“银骠当家不能光给倦收天下好牌啊。”#苍# 咪着眼开口:“你自己也捞了不少好牌。”“我可没有弦首这预测的本事,再不捞就要没得输了。”一旁#原无乡# 谦逊道:“两位前辈,客气了。” 

菩提双子

天静沙,唯有思考长存的天静沙。今日,菩提树下侠菩提出现。 来人,步迟迟,生怕惊破美梦。 “是你么?” 静静转身,柔光擦面而过,显露圣洁眉眼。

做梦梦到了一页书×倦收天

倦收天在水汽蒸腾的浴房里安静地泡澡,突然白发书打开门进来压制住了他。倦收天还问梵天出了什么情况。然后一页书说:“连清香白莲都奈何不了我,更何况你收天之名。”最后倦收天在震惊中就被吃掉了。 

南北

 看车模出的梗。某地车展惊现气质男神。一头金色长发的男神,严肃禁欲,令众人拍照心慌慌。另一边,大家却忙着留下银短发男人的优雅笑容,快门声不绝于耳。两人之间,暗潮涌动,然而记者进去后场却发现优雅男人正为长发男神梳起高马尾。 

搜文没找到,先记下来。欧美杀手攻日籍MB受,现代背景。小巷里,正在忙着欲拒还迎的受突然发现恩客没了生息,翻起脸却见其眉心有一点血。慌忙推开人,抬头望见前几日接待过的男人就在数百米开外。凶手就是他么? 

苍:“北芳秀不容有失。” 原无乡:“你不准拒绝。” 慕峥嵘:“他(北芳秀)不能拒绝。” 三辉:“北芳秀他,生气了!”2333

澹台就知道自家主人小心眼,明明是他让自己说是主人的授业恩师的,结果现在......一身蓝衣的男人坐在太师椅上,右手看似爱抚着在自己身边乖乖跪好的人的发上白色毛团。澹台内心:“救命,不要再摸了好么?装饰的圆珠都扣掉了啊!!!” 

倦收天 血战片断

从来没曾见过那样的他。

当然,还是一把长剑,一身傲骨。

在浓重夜色里,金衣随风而动。

却是醒目又悲凉。

近看来,琥珀色的双眸又复失焦,直晃晃地望向前方。

唇角染着飞红,隐约还能看到咬出的齿印。

胸前金色帽坠几次浮动。

“汝们,齐上吧!”

一言落,四野惊。

如此伤势,居然还能再战?

他们相望片刻。虽然敬其傲骨风采,但也就到如此了。

黑影掠来,剑锋直奔倦收天面颊。

只见北芳秀道身不动,让过三尺青锋。

#凛杀# 今天复习了一下剧集,发现自己追剧的时候遗漏了很多细节嘛。终于找到太太们的梗了的说。[黑线]
1、卷残云吐槽凛,随便吹吹笛子就把人头给他。
2、丹翡说她以为凛会在船上与杀和好
3、杀无生坐着说懒得动,如果有人去打,他会乖乖认输。
4、丹翡说以心传心,凛说自己挑的人果然不错。 ​​​

#凛杀# 记个脑洞。在原剧死亡的杀无生被写入了某个网游中,以数据的形式存在。然后凛雪鸦在无意中打开了这个网游,接触了这个npc。人机相恋后,可以有很多种结局啊:比如写入一个凛雪鸦,或者将数据植入人工智能塑造一个杀无生。之前还想过要不要脑移植或者克隆,不过有些缺陷,就放弃了。

翠山行:“天波浩渺被飓风袭击。”
苍:“是我干的。”

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苍( ̄∇ ̄)

1 2 3 4 ————
©一笑何妨 | Powered by LOFTER